沈子卿

草木有本心,何求美人折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男神沈从文
跳坑极多,站的最稳的坑是刺客信条和漫威DC(但都不产粮)
推荐别关注,评论勾搭我【比心】
再写风齐就剁手【安详】

三百粉点文!!!
第五人格all杰都可以,王者荣耀随机排列组合,楚留香武当排列组合,斗罗大陆相关也可以,欧美坑跳了挺多但不太熟悉欧美文风谨慎点,刺客信条漫威什么的】最好带梗!我挑有感觉的写x
想不起来还入哪些坑了,有意思的安利也接受!】
以上,跑路】

【裘杰】孤儿院

新写法尝试之作。
(发现我写文的根基之一可能就是对话凑字数)
反正我写的挺高兴的,看着玩吧】
私设挺多,ooc,慎,慎,慎!!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一
  破败。陈旧。
  
  他看到半开的窗扇,破碎的玻璃在缝隙中摇摇欲坠。墙皮灰暗斑驳,露出下面腐烂的砖块。建筑的门大敞着,门板扭曲歪斜,一动不动。
  
  没有风。时光仿佛已凝固在这里。
  
  声响打破了这里的寂静——链锁落在地上,铁栅门缓缓而开,门轴铰链干涩的摩擦,声音尖利刺耳。
  
  绅士露出了一个愉快的笑容。他哼着歌,走进了这个地方。
  
  二
  皮鞋鞋跟敲击着木质的地板,每一步都伴随着地板不堪重负的呻吟,仿佛下一刻就会支撑不住。老鼠...

【群宣】【语c】Nobel酒吧欢迎您的光临。

穿梭于各个异世界的酒吧——
Nobel酒吧
会在各个世界开启酒吧的大门,同时欢迎各个世界的人进入。
这里有您所见过和没见过的神奇饮食,器物与物种。
不要惊慌,虽然店员们很不正经,但是他们能给您带来最好的服务。
客人您觉得满意吗?
客人慢走,欢迎下次光临。
在这位客人离开的同时,另一个世界,出现了一扇精致的深色橡木门……
请记住抵达这里的神秘数字——613417808

ooc还没有自知之明是我的锅,抱歉拉低了圈内文的质量,我退坑😂😂😂😂感谢各位的鼓励,如果对我的文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在评论随意提,谢谢w

【风齐】生亦何欢

一个有点病的风师兄。
ooc,慎,慎,慎!!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齐无悔回到了华山。身负重伤,昏迷不醒。是在外的华山师兄弟把他捡回来的。
  
  “风师兄照顾大师兄有一旬了,衣不解带。”小师妹悄悄地说,“可是你也知道,风师兄他……”她指了指自己的腿,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但风师兄未免太过辛苦……师姐!”
  
  高亚男微微蹙着眉,没什么多余的表情:“训练做完了?”
  
  华真真看着两个小师妹局促的道歉跑开,侧头望了高亚男一眼。
  
  高亚男应当察觉到了,但她没有理会。
  
  房间的门恰好开了,柳圣学走了出来。“还在烧,看他能不能挺过去。”柳圣学蹲下,撩了一把雪洗了洗手,头也不抬道,“顺便告诉风无...

【佣杰】不要轻信陌生人

不知道自己写了点什么。
相比上一篇,这一篇大概人设更稳一点?】
梗概比内容好看(所以我不放梗概)。
ooc,慎入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今天或许是个好日子。
  
  阳光透过窗棂,房间里溢满了暖洋洋的光。不同于夜晚的阴森,白日的庄园充满了古典的美丽。纵然他们都明白,每一个夜晚都代表着漫长而深沉的绝望——但佣兵仍然愿意欣赏这难得的美景。
  
  园丁正在打理花园,如果有什么花开的正好,她会给庄园的每一个人都送一些。以前她不会这样做;在这个游戏刚开始的时候。那时所有人白天都躲在屋里,生活在无尽的恐慌中;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他们逐渐接受了这个生活,并学会了从中寻找乐趣。
  
  毕竟无法逃离。
  
  佣兵从床头拿起...

【佣杰】杰克的面具下有什么 下

超级ooc,慎入】
作者不会开车,非常不带感。
……总之谨慎阅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玩具车

【佣杰】杰克的面具下有什么 上

ooc,慎入。
我流绅士杰克和兵痞佣兵】
emmm后续车不确定,看反响?
写着玩看个爽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一个绅士本来不该对旁人横加干涉,但他有些难以忍受。“你在看什么?”杰克问,语气尽量柔和。
  
  佣兵躺在他怀里,自下而上打量着他,目光不离他被面具覆盖的面容。“我想知道您长什么样。”佣兵模仿着他的语调,语气中总有种隐约的嘲笑或不怀好意,“我或许会有这样的机会。”
  
  狂欢之椅就在附近。杰克心平气和道:“或许不会有。”
  
  佣兵顺从的任由杰克把他捆在狂欢之椅上——这并不常见,这个人一向以牵制监管者为乐,得意洋洋把监管者遛成他家的狗(这并不是杰克说的,他对此并没有多余的看法,但他的同僚...

【信白信】李子树

题目是灵感之源。
事实上只有树是我想写的,所以前面铺垫烂得要死。
尝试新文风。
我一般只打一个cptag,但这个我实在分不出来了。
ooc,慎,慎,慎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韩信自认是个成功的男人。他会打仗,有钱有权,还长得帅。他觉得自己很知足。他没有什么多余的妄想,只希望在江山稳固后去继续打仗,或者戍边——他想把一辈子献给军队。
  
  “挺好。”李白如是评价。
  
  李白是他的酒友,总能从各种地方得到各种酒,然后与他分享。彼时他们在边疆驻军的军帐里喝酒,韩信对此表示感动:“你这个酒是偷的我的私藏吗?”
  
  下一刻李白就不见了,连带着酒壶。韩信痛定思痛,严令全营将士,再见到李白一定先捆起来打一顿,打的...

【策约】希望渺茫

又名:想的真多
没头没尾画风混搭的日常。
高考完已失去写作能力,并不知道自己写了一堆什么玩意儿】
十分ooc,慎入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一
  哥哥大概是做噩梦了。
  
  百里玄策跪在床边,隐匿在黑暗里。他的兄长正在休息。面容温和的狙击手此刻眉头紧皱,呼吸急促,嘴唇微微开阖,却只发出断续的哭泣般的气音。
  
  ——他做了什么梦呢?百里玄策抬起手,想要摸一摸哥哥的耳朵,却很快放了下去。
  
  他只是看着,仿佛在看世上最珍贵美好的风景。
  
  百里守约的眉头蹙的更紧了。他终于发出了声音,依然是呜咽般的:“玄策……”
  
  百里玄策饶有兴趣的附耳倾听。
  
  百里守约顿了顿,断断续续道:“只要……活着,...

© 沈子卿 | Powered by LOFTER